四种单身,妳是哪一种?

2020-06-26    收藏474
点击次数:260

四种单身,妳是哪一种?

「是妳选择了单身,还是单身选择了妳?」

不要再相信这些正面、反面随便怎幺讲看起来都很有道理的话了,事实上,有些人单身是自己选择的,有些人的单身是不情愿的。

多年前研究单身的学者Peter Stein(1981)根据「是不是自找的」和「单身多久」,把单身分成下面4种类型:

四种类型的单身


1.期待型(Wishful)

暂时性非自愿单身(involuntary temporary singles)。阿就字面上的意思阿!老娘又不是自己想单身的,但「现在」就是没有对象阿!不然妳把妳的男朋友(女朋友)让给我阿!!我也想找一个可以和我手牵手一起耍废、变肥共渡此生的人呀,只是那个人现在可能还没出生吧……(叹)。其实,老娘我也是想结婚的拉,只是也要有人跟我结呀。

唉,姊的哀怨妳不懂拉!

2.矛盾型(Ambivalent)

其实就是「暂时性自愿单身」(voluntary temporary singles)。

「妳是白痴吗?一个人多自由阿,时间都快不够用了,哪来时间谈恋爱阿~」我曾听一个朋友这样跟我说,讲得好像谈恋爱就会全身被束缚一样。的确,刚开始冲刺事业的创业家、即将面临大考的学生、离婚不久或惨遭背叛的伤心人,对他们来说,还是希望有一段稳定的感情关係,只是目前还在位自己的学经历打拚,或是想乡把自己过好,还不想要把心力放在感情上面,毕竟妳明白,恋爱不但伤钱还很伤脑阿,如果还有一点脑袋的余裕,他们目前想要把心力放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所以这类人又称作「乐单族」(Quirkyalone)。

3. 后悔型(Regretful)


        「姊曾经也是想要找一个对象的,但随着时间的经过,不知道是人品不好还是上辈子做歹事被处罚,一直找不到一个可以达到我标準的对象,不然妳介绍金城武或宋仲基给我认识好了(其实金正恩或宋楚瑜我也可以接受拉)。好了,不开玩笑了,其实单身久了之后,发现一个人好像也是可以活,都已经40几岁了(我不是刻意模糊个位数的),现在在去找一个人结婚生小孩,我想他在产房外可能会比我还紧张吧?」

        永久性非自愿单身(involuntary stable singles)这类的人变异性很大,但相同处是「单身很长一段时间了」,有的更是打从娘胎就单身至今(至于为什幺一直单身,妳可以看这週Hot issue其他文章),其中有些是另一半过世或离婚,有一些年纪可能是妳我的两倍,不过通常他们并没有过得比较糟糕,因为有些人虽然长期单身,却仍有很多好朋友或家人可以分担他生活中的美丽与哀愁。

4.决心型(Resolved)

「对于很多台湾女人来说,婚姻和家庭似乎是定义自己的唯一方式。结婚并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人生必须被迫经历的过程。如果妳没结婚(或不打算结婚),那幺就要承担各种外在的异样眼光和压力。」一个朋友跟我分享台湾女性的悲哀,她说有次他递出名片,对方第一个问的问题不是她的专长,而是她结婚了没。而当她说「我单身,」的时候,对方眼睛瞪大,「假装很开放」的默默点头,喝的水差点没呛到,当她继续说「而且我不打算结婚。」对方勉强挤出一个「那幺,祝妳好运!」的微笑。

永久性自愿单身者(voluntary stable singles)对进入婚姻(或长久的伴侣关係)没有太大兴趣,她们享受一个人的自由生活(在台湾还要有勇气长出美国队长的盾牌,反弹外来的闲言闲语),与其和一个人共用一张床,她们更喜欢一个人睡大字型。其中,有些人反抗的不是长期关係本身,而是社会风俗或法律不平等的婚姻制度(赵淑珠,2003)(例如在习俗上,虽然很多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如果妳不结婚,妳连坟墓都没有,只能进「姑娘庙」)。有的人甚至会觉得:「为什幺我要进入婚姻,变成男人的奴隶呢?」

单身的拉力与推力


        那幺,哪一种人过得比较好呢?用脚毛想也知道,「非自愿」的人一定比「自愿」不快乐(Shostak,1987),尤其是「后悔型」更是宝宝心里苦,但宝宝觉得说了也没用阿!

其实我们都搞错了,单身并不是一个状态,而是一个过程。年龄、身边朋友的支持多寡、人生目标、经济自给与否,都可能影响一个人在这四种类别中「飘移」的幅度。虽然根据朱思桦(2011)调查1128笔资料的结果,近八成的未婚女性「想婚不能婚」,虽然想结但却对婚姻有许多的担心和无奈。

妳是哪一型呢?满意现在自己的生活吗?不论妳是哪一种型的单身(或是妳刚进入一段关係),其实真正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或两个人,而是两个人的时候能否保有一个人的自由,一个人的时候是否能泰然不觉得寂寞。

延伸阅读

Shostak, A. B.(1987)。 Singlehood。载于 Handbook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页 355-367): Springer。

Stein, P. J.(1981)。understanding single adulthood。new york:St. Martin's Press。

朱思桦(2011)。台湾未婚女性结婚意愿之探究-「不婚」还是「想婚而不得婚」。东吴大学社会学系,台北。

赵淑珠 (2003)。 未婚单身女性生活经验之研究:婚姻意义的反思。教育心理学报, 34(2),页 221-246。

四种单身,妳是哪一种?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是你选择单身,还是单身选择你】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