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教我的事

2020-06-22    收藏678
点击次数:301

历史小说教我的事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历史小说,我不见得那幺爱读,常翻阅,多少带点功利取向,希望透过小说,增进对历史本身的理解。但此举正说明了历史小说的威力、魔力与魅力。

从读者角度出发,历史小说教我的事,主要是:关注或引发兴趣于某段某部分的历史、补缀史书空白、解开史实不解之处,以及增加历史知识。

一段历史人事,让人耳熟能详,很少是因为载于史书,而多半是拜历史小说所赐。(到了近代,可能影视的成分更高)

早期的例子,譬如《三国演义》,中国文学史最早的长篇历史小说。我们对三国的兴趣,在电影、电视剧、电玩、漫画接触到的三国,都源自《三国演义》,而不是《三国志》。空城计、关公过五关斩六将、桃园三结义、周瑜打黄盖等脍炙人口的戏码,《三国志》都没有,久而久之,故事取代了史事,让读者虚实不分。然而很难想像少了这些虚构的剧情,三国戏还能不能受到那幺大的欢迎?幸亏《三国演义》,让三国时代立体化、通俗化。

这就是历史小说最大的价值。它让一段在史书里因为纪传体例而使故事叙述支离破碎,甚至分散在各传记里前后矛盾的众多情节,获得统一,贯穿,交织成有机体,进而成为读者喜欢的历史。

《三国演义》捧红了赵子龙。此君身骑白马,潇洒勇健,形象迷人,不下于诸葛孔明。他名列蜀汉五虎将之一,在《三国志》里,赵云却显得平板。是历史小说,使得常山赵子龙成为三国万人迷。

历史小说捧红历史人物,另有一例。《产经新闻》民调,日本人心目中最理想的领导人,第一名就是坂本龙马,赢过二、三名的织田信长与德川家康。

但坂本龙马并不是一开始就那幺红,是司马辽太郎的历史大河小说《龙马行》,如椽大笔,让坂本龙马活脱脱从历史中走出来,走进日本国民的记忆里,在日本人战败的心灵废墟中,燃起星星火花。

是坂本龙马,引起我对明治维新的兴趣,带来阅读这段史事的动力。就像刘和平写《北平无战事》,涉及的国共内战,是我向来最不想碰的中国近代史,阅读小说之后,也开始作了一些功课,想了解到底怎幺回事。

有时候,读了某个地方、某个时代的史书,而想找历史小说来强化印象;有时候,反过来,读了历史小说,而想研读史书,还原真相。两者相互为用,或者说,互相利用。

前一阵子读了《福尔摩沙三族记》,这位老医师真厉害,把荷兰治台时期的生活面貌写得栩栩如绘。之前读这部分的台湾史,大多着重于政权轮替与政经、军事,对于各族群,原住民、汉人、荷兰人的生活型态,以及彼此互动,描述不够,甚至显得空白。读了这书,一个动感的形貌在脑子里跳了出来。这是阅读历史小说带来的好处。

另一个历史小说功用,对我而言,是藉此解开不解之处。

以前读《史记》,荆轲刺秦王,鲁钝不解,为何荆轲行刺失败后,对秦王说:「我之所以失败,是因为要生擒你,强迫你立契约,归还所兼併的土地。」

我只觉得,荆轲在讲酸话,明明武艺不行,杀不了秦王,净讲些自欺欺人的大话。

但查阅史书,行刺方式的相关记载,多处矛盾。最早燕太子丹拜访荆轲时,表达的上上之策是:派勇士前往秦国,胁迫秦王,迫使他将吞併的土地归还各国,就像当年曹沫胁迫齐桓公归还鲁国的领土。若此计不行,则刺杀秦王。秦国大将拥兵在外,国内发生动乱,君臣之间必然相互猜疑,届时各国联合抗秦,就可击败秦国。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