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庭供证: 曾有亲密动作 林美娟否认与被告相恋

2020-06-19    收藏489
点击次数:493

出庭供证: 曾有亲密动作 林美娟否认与被告相恋

3年前阿依沙叻新村母女被相识的青年刺杀,导致一死一伤命案,伤者林美娟承认与被告有过接吻及拥抱的亲密行为,但否认与被告相恋。

她是本案第13名证人,今日出庭供证时,在被告律师拉京德星盘问时承认这项亲密行为是发生在命案发生的住家,是她丈夫被公司调派到越南工作期间,她丈夫并不知情。

她同意律师所指,她丈夫去越南后,她与被告经常互通短讯,被告经常到她家,关心她、孩子及母亲(死者),包括打包食物与她共食,同时也与她的孩子玩。

她说,这些事她母亲都知情。不过,她否认被告律师所指,在这段期间她与被告形同夫妻的生活。

她说,在2011年之前,她与被告并没有亲密行为,是丈夫去越南后才发生。

她说,她与丈夫2007年结婚,两人在同一间公司上班,2011年4月丈夫被公司调派到越南受训,5月正式在当地工作,此时公司也献议她到越南工作,而她丈夫也希望夫妻俩一起。她在2011年4月告诉被告,要随丈夫去越南。

被告16岁时告白被拒

林美娟说,她与被告是幼儿园及小学同班同学,中学不同校,但两人一起上宗教课,两人相识26年,不曾起争执。

她说,被告在16岁那年曾通过电话向她告白,遭她拒绝。

她说,当时她仅当作被告在开玩笑,因为被告过后并没有进一步表示,她否认被告律师所指,其实她知晓被告对她动真情。

她说,中学毕业后,她与被告就不曾见面,直到有一年,在一个朋友的婚宴上,两人重逢。

被告黄冠华(现年35岁),来自阿依沙叻新村。控状指他于晚上11时40分,在该村一间屋子,谋杀当年75岁的薛桂娥,抵触刑事法典第302条文。另一项控状指他于同样时间地点严重致伤林美娟,抵触刑事法典第326条文。

在刑事法典第302条文下,若谋杀罪名成立,唯一刑罚是死刑;刑事法典第326条文,若严重伤人罪名成立,可被判坐牢不超过20年,或鞭笞,或罚款。

本案由法官拿督朱基菲里承审,副检察司努法哈娜及法依鲁兹苏哈达主控,被告由拉京德星律师代表辩护。

林美娟:告知勿再干扰生活 被告持刀刺向身体要害

林美娟表示,被告当时目露凶光,刀刀刺向她身体要害,要致她于死地。

她接受本案主控官努法哈娜盘问时说,,被告从晚上约7时到她家,都是安静的坐着,她多次询问被告何时要离开,被告均以一会就离开推搪。

她说,直到11时,她要就寝了,向被告下逐客令。她下逐客令时,告诉被告她即将去越南与丈夫一起生活,希望被告不要再干扰她的生活。

她说,她之所以这幺说,是因为被告曾向她透露想要照顾她的心意。两人通电话时,被告也有意无意的重提当年16岁时,若她接受他,现在两人就是一对夫妻。

被告突然在厨房后门致伤她的头部,再以刀将她的颈项从左到右割两次。她当时大喊在客厅的母亲(死者),被告即跑到客厅。

“我跑到客厅,看到被告从我母亲身边站起来,我母亲手按着流血的颈项。”

她说,当时她母亲躺在客厅地上的一张床上,没有说话。

闻儿啼 奋力推被告出门外

林美娟说,被告站起来与她对视,并朝她走来,手上的刀再往她身上刺,她用右肩顶落刀子,被告将刀子捡起,再刺她的右胸。

她说,房间传来她当时未满两岁的儿子的哭声,她此时涌生一股力量,将被告推到厨房后门外,将门上锁。

之后再强忍伤口剧痛,拨电向哥哥林亚来求救,然后走到客厅与受伤的母亲躺在同一张床上。

“我告诉母亲要坚持住,哥哥很快就来了!”

她说,不久她的哥哥就到来,她听到母亲告诉林亚来:“是阿伯的儿子做的!”

她说,当时她已很虚弱,感觉很累,母亲跟她说了一些话,她只记得母亲嘱咐她一定要将孩子好好的扶养长大,并指自己已老,若发生什幺事已不重要。

被告庭上神情漠然

林美娟在庭上指认被告黄冠华时,一度不直视被告,而被告则神情漠然的看着在证人座上供证的林美娟。

本案主控官努法哈娜询问现年36岁的林美娟,命案发生当晚到访她家者是否在庭上时,林美娟仅口头指认被告在犯人栏,并不望向被告所在的位置。法官要求她指认被告所在庭上的方位时,她才微转头望向被告,并作出指认的动作,指认完毕,深深的吸一口气。

反之,日益消瘦的被告全程表情漠然,在审讯期间神情自然的直视林美娟。

林美娟在庭上指认母亲(本案死者)照片时,一度落泪,但继续供证。

本案将于明早续审,被告律师将继续盘问林美娟。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