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我们听到对方道歉反而更生气?

2020-06-15    收藏356
点击次数:554

为什幺我们听到对方道歉反而更生气?

别轻描淡写,不然伤更深

道歉时太过轻描淡写也令人反感。我去芝加哥造访一位朋友时,困在旅馆的电梯里长达四十五分钟,但感觉像受困了四十五年。那发生在午夜之后,电梯的警铃似乎坏了,那实在是很可怕的经验。

后来我得知那不是电梯第一次故障没修好,我打电话给旅馆的负责人,也写了一封抱怨信给她,收到的回应是:「很抱歉造成您的不便,我们会尽快处理问题。」

我实在很想当面对她怒吼:「什幺不便!也许妳应该自己去体会一下,半夜独自困在电梯里有多不便!」但我没有那样做,我实在无法接受她的用字遣词。轻描淡写的道歉发生在重要的人际关係时,这种于事无补的道歉反而伤害更深、更持久。

如果犯错的人无意弥补过失,「我很抱歉」听起来会更加空洞,缺乏诚意。 我有一对夫妻朋友,平时省吃俭用,最近花大钱去一间高档餐厅庆祝结婚纪念日,但服务糟透了。我猜想,那天厨房里可能人手不足,因为他们等了很久才吃到开胃菜,等了更久才上主菜及结帐。他们一开始就告诉服务生,他们用完餐后还要去听演奏会,必须在几点以前离开,所以服务生很清楚他们的状况。

后来妻子向服务生抱怨,要求他们找经理出来。经理很快就出现了,但他只会频频道歉,说他会把问题转告给厨房,他至少说了三次「我实在很对不起两位」。

偏偏就是没说:「今天的酒由餐厅免费招待」或「开胃菜免费」,他完全无意弥补过失,也许这样做帮公司省了一点钱,但他也永远失去了两名客人,他们不仅不会再回去消费,也不会推荐朋友来这家餐厅。

在人际关係中,若无法做出适切的弥补也一样糟糕。 例如,你不小心把咖啡洒在朋友的地毯上,并为此道歉十次,却从未起身帮忙清理,或主动表示你愿意支付清洗地毯的费用。如此一来,十次那种道歉就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同样的,好友生日那天,你刚好安排远行,你为此向他道歉。不过,如果你能马上想出替代方案,展现出你真的在乎,那会更有帮助。

道歉,不是只能用说的

我永远忘不了马文。他是名农夫,有忧郁和暴躁易怒的倾向。他在医生的要求下来找我做心理治疗。他的多年婚姻陷入僵局,我问他家里的状况怎样。他说妻子柏妮丝早就放弃他了。

马文说自己是不称职的丈夫,并举了许多实例说明他经常不在柏妮丝的身边支持她。他描述那些事情时,语气像聊天气一般,事不关己。例如,柏妮丝六十二岁时动乳癌手术,时间安排在秋收的时候,她麻醉醒来听医生告知分析结果时(无论消息好坏),马文不在她的身边。田里的工作再怎幺繁重,马文都可以一肩扛起,但他不擅长面对令人情绪激动或澎湃的情境。柏妮丝老早就不冀望他的关心了,也一直跟他保持距离。

促使一个人改变的原因,有时是个谜。不过,马文来找我治疗的那段期间,我注意到他整个人有一些改变。他开始告诉我柏妮丝是个好女人,他知道自己常让她失望、亏欠她很多,但他没办法为过去的行为道歉,或是把那些事情拿出来讨论。「木已成舟,多说无益。」马文告诉我:「我觉得道歉于事无补,柏妮丝也这幺觉得。」

不过,他确实相信道歉是可以用行动实践的,他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同罢了。他的岳母病重时,搬到他家附近的安养之家静养,马文主动担负起照护的工作。我亲眼目睹他在人生的下半场,突然摇身一变成为模範丈夫和女婿的惊人改造过程。他告诉我,他决定改过自新,弥补过去没做好的一切。

即使岳母很难搞,从不道谢,而且和柏妮丝的母女关係不太好,但马文无怨无悔地照顾了岳母三年,直到她过世为止。每当柏妮丝觉得不堪负荷时,马文就马上接手,并负责接送岳母去医院。他的岳母是个信仰虔诚的人,马文和柏妮丝并没有宗教信仰,但是只要岳母能够去做礼拜,马文每週日都会送她去教堂。岳母过世时,妻子请他打电话安排丧礼。我觉得这段日子以来,他们夫妻俩的关係变得更融洽了,也比以前更快乐。

不是凡事都能获得饶恕

接受道歉不见得就是言归于好。再怎幺得体的道歉,也不见得能够挽回破损的人际关係。「对不起」这几个字讲得再怎幺真诚,可能都不足以抚平伤口。有时双方的关係是建筑在彼此的信赖上,信赖一旦瓦解,就再也无法修补了。你可能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那个伤害你的人。但你还是可以接受道歉。

说出「我不接受道歉」,更需要勇气

有时我们不接受道歉是合情合理的,或许是因为道歉的人并未真心倾听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也可能根本搞不清楚状况,或者暗指我们反应过度、误解问题所在。

又或者,我们已经不想再听到道歉了、厌倦那种呼天抢地但显然很空泛的悔悟,因为对方仍一再犯下他们曾为其道歉的行为,无论是用餐时刷手机、承诺完成的事情屡次食言。 如果对方没有真心悔改,我们或许可以让他知道,我们不想再听到他一再道歉。

道歉听起来很虚假,或是对方想要反过来怪罪我们时,可能需要勇气去反呛对方。我想起一个很难忘的例子,有一次我和几位家长在学校操场上聊天,我们聊到小学教室里的学生种族不够多元。一位母亲说,她儿子班上有两位黑人小孩,最后又随口补上一句:「……但是他们看起来挺乾净的,也守规矩。」在场的一位父亲是我的朋友,他平心静气地回应:「黑人但是乾净又守规矩?能不能请妳说明一下这话是什幺意思?」那位母亲听他这幺一说,反应有点激动,就像我们被指控种族歧视的反应一样。

翌日,这位母亲又在操场上遇到我的朋友,她说:「我想跟你道歉,很对不起让你觉得我说的话是种族歧视,因为我真的没那个意思。」那位父亲淡淡地回应:「如果妳觉得问题是出在我的反应,而不是妳说的话,我恐怕无法接受妳的道歉。」那个母亲坚称他过度解读,又说受够了讲话还要战战兢兢,以免政治不正确而得罪人。那个父亲一听,无奈地搔搔头说:「好吧,我想我们就是见解不同。」接着就不再多说了。

我很佩服他的反应方式,尤其他并未跟她争辩或坚持己见。他选择给予对方空间,让她去思考自己讲的那些话有什幺意涵,也许她想久了会悟出道理。

宽宏大量地接受吧!

即使你私底下不太喜欢道歉的一些细节,你还是可以学习把「接受和解」视为基本原则。当然,有原则必有例外,但一般来说,为了对方的道歉不合你意而纠结半天,或是寄望对方的道歉符合本书列出的得体标準,都是庸人自扰。接受道歉即使有遗憾,至少能为双方关係的未来发展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

接受道歉或和解,不见得就表示你不再谈论痛苦的议题,或是你原谅对方的作为或疏失。接受道歉不代表你说:「好吧,过去都过去了,没必要旧事重提。」比较像是:至少未来彼此之间还有其他可能,不再只是愤怒和怨怼。

接受道歉只表示你同意结束冲突、减少不满,并腾出善意的空间让彼此走出僵局。那也可以为进一步的讨论奠定基础,让你们有机会深入讨论依然耿耿于怀的事情。当然,有些道歉不值得接受,但一般来说,宽宏大量地接受道歉,看彼此的关係能有什幺进展,是最好的因应之道。

找自己推荐好书

《如果那时候,好好说了「对不起」》

这里买

为什幺我们听到对方道歉反而更生气?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