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纪香最爱的「氢水」到底是什幺,可以吃吗?

2020-08-03    收藏592
点击次数:195

其实氢水在日本已经吵了快7、8年,也不知为何这一阵子又在台湾吵翻了,主要是太和工房推出的氢水机在网路上被质疑、被奚落,所以太和工房扬言要走法律途径解决。韦恩在此尝试持平的为朋友们分析一下,看看氢水到底是个什幺东西,它又值不值得喝。

氢原子算是宇宙最小、最丰富的原子,但是由两个氢原子结合而成的氢气分子,在地球上却不是那幺常见。因为它很容易被氧化(也就是很容易燃烧)变成水,着名的兴登堡飞船惨剧,就是因为飞船为了浮力而灌满了氢气,但是一不小心失火而产生了大爆炸。

另一方面来说,氢气算是很好的一种抗氧化剂。在将近20年前逐渐有学者注意到,氢气对人体有抗氧化、抗自由基的功效,因此逐步开始研究。人体如果要摄取氢气,途径不外乎直接用吸的、用注射的或是製成氢水口服,所以大约10年前开始有氢水产品在日本风行,因为氢水对一般消费者来说还是最方便、最安全的。

氢水(日本叫水素水)在日本的行销方法,主要是延续氢在抗氧化性的研究,只是宣称的功效越来越夸大,从变美、预防老人癡呆、预防心脏病、预防糖尿病、延缓老化、减肥、解决草食男的性冷感、不举一直到帮助癌症等等,几乎包罗万象。而号称氢水的产品品项也越来越多,从电解氢水机、包装氢水、保健食品、保养品等等都有很多。性感女星藤原纪香堪称氢水的教主,她不遗余力说氢水的好处,不但说氢水内服外用是她美丽的秘密,就连结婚时,都以氢水机作为回礼礼物。

藤原纪香最爱的「氢水」到底是什幺,可以吃吗?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但是物极必反,日本在数年前媒体与学界共同狠狠的检讨了氢水一番。某些教授与学者直指氢水是伪科学,而许多媒体也测量了市面上的氢水里的氢含量,结果都测不出来。结果社会哗然,造成日本氢水的市场瞬间大幅滑落。

其实同样叫作氢水,来源可是有很多不同的作法,也因此造成很多人会混淆,我们必须仔细分辨。

氢水依其产生的方法,可以分成3种:

    直接将气态氢气用高压使其溶于水里使用化学法(如镁在水中产生氧化还原反应)产生氢气使用水的电解产生氢气。

在这3种方法里,其中又以(3)的电解法最常为氢水产生机所採用,首先由Panasonic开发,由硷性水电解机修改而成。由于方法(2)、(3)的水会呈现弱硷性,(1)是中性,所以三者其实在本质上并不相同,不能一概而论。

氢水的正论

氢气对人体的功效,确实有保健医疗相关的许多科学实验,很多是堂堂正正发表于科学期刊的研究。其中动物实验与人体实验都有。累积至今,以Pubmed资料库就可以找到30篇左右的发表。所以这方面的功效不可以说是完全空穴来风,只能说研究的质与量都还有不足,所以还不能形成定论,需要更多研究来证明不足之处。

国内也有医师对氢气用用于医疗站在相当肯定的立场,如王群光医师,都有提出氢对医疗用途的看法。

而太和工房所引用的两篇文献为:

    「日本医科大学太田成男教授的实验论文,参考出处是2007年7月份的自然杂誌」:其实韦恩只有找到发表于2007年5月《Nature Medicine》的<Hydrogen acts as a therapeutic antioxidant by selectively reducing cytotoxic oxygen radicals>,算是经权威期刊审核过有水準的研究。「氢水抗氧化之功能请参考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发展论文 」:此篇由作者胃肠肝胆科「林敬斌医师」所发表的<Anti-oxidant and anti-inflammatory effects of hydrogen-rich water alleviate ethanol-induced fatty liver in mice>,是公开发表于《WORLD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2017, 23(27): 4920–4934。也是实在的研究。
氢水的反论

其实氢水最受人诟病的是其商业行销手法,而不是科学上的研究。因为前面有提到,氢水的科学研究进展并没那幺快,但是行销已经讲到过度天花乱坠了。而最受诟病的方面主要有3点:

    质疑氢气水溶性过低,除非非常大量的饮用,否则并不足发挥功能。氢气的水溶性在常温水中只不过大约1.7ppm,也就是就算胃的吸收效果百分之百,喝完1公升的氢水后,最多也只能摄取到0.0017克的氢气,这实在太微少了。氢气也是相当容易逸散的气体,尤其是在包装产品里(如瓶装的氢水)消失的很快,经过日本一个机构「国民生活中心」2016年实测,10件包装商品与9件氢水产生器里,有多项氢气含量实测值不足其商品的宣称值,而有些产品甚至根本测不到氢气的存在。所以买到这样的产品,感觉相当冤枉。广告内容移花接木、张冠李戴,夸大研究的成果为自己产品背书。
结论

一、目前科学研究的成果,绝大多数都是以吸入氢气为主,但是广告宣传没有告诉你这部分。就像太和工房引用日本医科大学太田成男教授实验论文,如果果真是韦恩找到的2007年5月这篇《Nature Medicine》的话,那就是将氢气吸入式的处理,与氢水可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不可拿来为氢水背书。

二、被商家引用的科学研究成果很多还仅是动物研究,与人体实验的成果还是有差距。太和工房引用的2篇文献全都是动物实验,这可不能马上延伸宣称人也会有同样效果。

三、上面提到氢水有3种,3种都不可以说是一样的东西,大部分的研究也是用氢气直接加压溶解式的氢水。所以电解来的氢水一不一样呢?这还有待证明。而太和工房引用的中山医学大学的文献,使用的是镁的电解法,偏偏太和工房自己的网站还宣称:

对使用镁颇不以为然,让人相当疑惑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讲什幺。

而太和工房引用最大力的太田教授,其实还公开讲了:

所以引用文献要看清楚啊,否则只是打了自己的脸。

韦恩结论,氢水的保健功效,是尚待更多科学证明的东西,目前证据不足判断它一定有效,但是韦恩也不会言之过早说它一定是骗局一场。毕竟氢水本身无罪,有问题的是它的行销方法,尤其是氢水里的氢含量过低这种质疑,业者有责任将其标示清楚,否则这东西不过就等于一般的水或是硷性水而已。至于广告宣传张冠李戴、到处拼装,只能说明厂商知识不足,不然就是蓄意欺瞒,必须接受「误导消费者」的质疑。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