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2020-07-10    收藏709
点击次数:799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2019.6.1,气候晴/雨,台北,光谱的蓝风暴

是错觉吗?今年蝉声来的比较晚?
下午带猫去健康检查,顺便去确认气喘的后续。老猫一出笼狠咬了我一口,就躲在超音波机下方不出来了。所有检查都无法做。只好先与医生谈好镇静计划再约下次就医。
晚上和隶亚约吃拉麵、进通化街夜市谈近期研习的占卜。人生是可以预测的吗?我比较同意:当下的决定,就是未来的预言。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2

2019.6.2,气候阴,地表,水晶的黄太阳

今天仍要和猫奋战!老猫吃得很少,吃了又吐,决定就医。先去兽医院领镇定剂,门诊前三小时让牠吞下,打开虎口不是容易的事,但幸好今日相当配合。
周日找到门诊的兽医也不容易,无奈只好转院。下午五点门诊,笼门打开猫仍然无法保定抽血,只好再打一支镇定剂。心中苦乐参半,一定是身体不错才这样打不倒吧。验血、X光确认气喘等毛病,天也黑了。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3

2019.6.3,气候好,儘量活在当下,宇宙的红龙

今天是我的生日。但今天是事情很多的星期一。好的!我想能遇到的麻烦,就是可以解决的事,因为生日而请假我想并不是我会做的行为,那就如常过吧。
中午突然下大雨,吃饭回来有点措手不及,下午开会一直被骂真是倒楣,但戴着口罩的我还是笑了。这就是如常的一天——如常的喜怒哀乐,生活才是真实。
晚餐和我最喜欢的朋友吃饭,吃完抱猫睡觉,我就过完了永远的第一天。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4

2019.6.4,气候雨/晴,台北,磁性的白风

六四的那年我国小五年级,那天我看着午间新闻,电视机旁边的水族箱巨大的龙鱼游来游去。大人仍在餐桌上说话,爸爸用笛壶烧开水呜呜呜——準备泡茶。大人说:共产党这齣比白色恐怖还恐怖。三十年后的今天,这件事对我来说并没有因为日常而淡忘,或许是来自我的家人对政治迫害的恐惧以及时时叮咛:「自由不是天生就有,就像空气,没有时才感珍贵。(网路上看到的)」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5

2019.6.5,气候宜人,台北,月亮的蓝夜

起了大早帮兰花施有机肥,早晨的空气闻起来很潮。猫还在睡,抬头看我可能觉得突然早起很奇怪。一定要在太阳出来前弄,叶子也不能积水,不然阳光一照水珠就像凸透镜马上会灼伤叶面。今日工作主要是养植物的「肉」,并非催花,看到几棵新叶比老叶肥硕很有成就感。种花不一定得花,看它们装草也是一种乐趣。我在此得到丰收。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6

2019.6.6,气候舒服,温度热,一直加班的公司,电力的黄种子

收假前一天,许多人没有来,车位也好停。许多案子赶在端午假前结清,所以大家相当忙碌。办公室里特别安静,只有打字的声音。我想到人类图中的「意志力中心」这个中心有「亮」的人,做事容易持之以恆并成功,每次有大案子上线,我都暗自希望,自己的「意志力」中心可以满格,帮我一把。七点半盖上电脑,今天达成目标只有75%,剩下的只好回家再战。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7

2019.6.7,热,木栅我的家,自我存在的红蛇

端午节。这个节日对私我来说叫做——生日过后一个礼拜,小时家人常说我是出生为了来吃粽子的。
儿时外婆总是会为我特製专属口味的肉粽,因为我不吃猪肥肉、花生和鹹蛋黄,又特爱香菇、虾米和瘦肉及乾鱿鱼,因此每年都会包好一串(十个)当我的生日礼物,鹹蛋黄没有在粽子压味,她会改成乌鱼子,她在粽子包进对我满满的溺爱,对世界宣告我对她的珍贵,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儿孙(除了我)享受过这份特殊待遇。
溺爱对一个人的人格养成有什幺影响呢?于我而言,大概就是多年后,或是几十年后,在无论自己多低潮或失败时脑中都会闪过自己曾经是这样倍受宠爱的孩子。我目睹过这具体的爱的能量,即使不可能回到过去此时此景,我仍然可以向下扎根重新站起来吧。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8

2019.6.8,热,台北,超频的白世界桥

今天去剪头髮,大概固定了髮型的样子「大型的安全帽」和「小顶的安全帽」就是我头髮的样式变化。拿手錶去换电池,发现「手錶」似乎也是手机发明后渐渐变成非必要的物件。钟錶店的老师傅手脚很快,换电池一百元,我戴了第十年的精工錶又再度复活了。
今天是连假第二天,下午有从香港移民来台的朋友拜访,他们正在寻找适合的教会,亦祝他们精神和现实都在台湾觅得居所。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9

2019.6.9,闷又没下雨,台北的某处,韵律的蓝手

朋友在端午节捡到一只黑猫,小小的手掌大,很像肉粽里包的香菇,所以暂时唤名「香菇」。等待有缘人认养回去需要拍超萌奇蹟美照,但是黑猫又超难拍,很容易拍成宠物失败摄影的参展作品。
明天要收假了,社群的讨论动态又是哀鸿遍野。今天是玛雅13月亮曆的「蓝手」日,手作达到疗癒的平衡——做菜、插花、剪贴应该属此範围,因此我下午帮兰花上板,但心中仍悬念香港反送中的游行。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10

2019.6.10,气候温柔,现实人生,共振的黄星星

今天我的同温层都在讨论香港反送中游行,一天103万人上街,然入夜仍遭受镇压驱离。同日的报纸各类头版呈现平行世界的观点,大家似乎也没有太意外?
只是觉得很惊惧,同一件事会有完全不同的理解,儘管如此似乎法案仍往二读三读路上去了:或许到结果我们仍得到「除以一」的徒劳,但过程依旧珍贵,任何事都可套用:感情、工作都是。聪明的方法我只有想到:只要专注,时间就会为你而打开。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11

2019.6.11,雨,台北,银河系的红月

今天去庙里求籤。家里附近土地公庙,本来我就会定期去拜拜,但近日睡前常听到「八音」,也就是庙会科仪演奏之乐。想说为何出现幻听是否有什幺讯息,下班后即去参拜。看到籤诗也就笑了:

富贵由命天注定,心高必然误君期(*注意态度);

不然且回依旧路,云开月出自分明。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12

2019.6.12,雨,台北,太阳的白狗

看着香港的新闻,一夜不能成眠,实在是太痛太愤怒了。有一种眼睛跟着流血的感觉。
会特别有感主要是一班好友、长辈都在那,自己也很喜欢那城市,那对我来说并非无关就像看到家人被打那般。#香港加油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13

2019.6.13,雨,行星的蓝猴

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不行这局我快唱不下去了,如果这样登出,我岂不就大输了,信用破产?名誉和民主一样重要,虽然真的一时之间不能当饭吃。但就像不呼吸会死一样。可恶!可恶!但这是不是一场戏呢?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14

2019.6.14,雨,高雄,光谱的黄人

今天回高雄,好久没回家了。捷运坐过头,回头搭回草衙站下车。
四月出了人生第一本散文集(《上不了的诺亚方舟》),出书后就几个月也没回来,没有办法分别出就几个日的改变,就是出现了登革热疫情,虽然也已经很悲哀的「习惯」这事,我自己也在作品中记录过广播车放送喷药的情景,但绝迹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只能控制。如果公部门没有心,也就变成蔓延的疫情了。如果要说代表家乡的关键字,我一定会提 #登革热
母亲像小女孩一样站在客厅的窗前等我,开心向我挥手,等我吃饭。
好久没看电视,吃完饭新闻台扫一轮,看到香港仍挂念。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15

2019.6.15,阴,台中,水晶的红天行者

今早移动至台中梓书房,藏身在民宅的独立书店特别温馨。
书店的格局内有中庭,植物和猫咪们可以自由生长,与牠们连线,充满粉红色的光,今天像是讨论课一样谈自己创作的失败和爬起来的过程,我想并没有突破瓶颈这件事,不同的生命历程定有不同的天花板产生。
梓书房是很令人呼吸舒服的空间,讨论会后看到陆续有客人来逛书店觉得好开心,书店正在做困难但有意义的事。我们也因相聚在空间得到美好的照顾,家人陪我去演讲但因害羞没留下来一起听,虽然《上不了的诺亚方舟》这本书谈的就是儿时共同回忆。晚餐回高雄家人一起到新国际牛排馆帮我庆生,那间餐厅已经开好久了,充满怀旧。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16

2019.6.16,宇宙的白巫师

香港加油,二百万人上街不是容易的事。
密密的人群,我在想若是政府仍听不到?那是多大的愤怒。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17

2019.6.17,台北,磁性的蓝鹰

什幺是更高的视野呢?所有的逆风或是困境都能推到更高的境界吗?所有的上坡走起来都比较辛苦吗?或是根本就搞错了,走得辛苦不一定是上坡道。
在情绪崩溃的边缘,我用各种方式让自己冷静,最常见的方法就是换角度思考。这好空泛,实际的操作就是冥想:现在的自己不是自己——像灵魂出窍那样抽离看自己,看这一场人间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18

2019.6.18,台北

今天想抄一首诗:记住愤怒又失败的一天——

我是一只廉价的熊,保养皮肤的方法,就是晒太阳,把自己晒得很黑。我的手沾满汁液,不想拔出来,拔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把别人的心都挖出来了。我要骗很多人跟我上床,我会说故事让她们溼,然后叫我爸爸。隔天睡醒后,会见到一只穿粉红色儿童内裤的熊,内裤是她们小时候穿过的。  ——〈我是一只廉价的熊〉,《橘书》,骚夏,逗点文创结社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19

2019.6.19,热,台北,电力的红地球

想起小时候的一个故事,大抵是父亲形容一个情境,问问我们三个孩子的反应:如果你身上只有二百元,但你想吃四百元的大餐,你会怎幺做?妹妹的回答很正确,她只会买五十元的便当吃饱,毕竟钱存下去才是安全;弟弟回答:不是再领就有了吗?他会买一百元的餐。我呢?我只记得我父亲难看的脸,我回答——

我会把二百元块都拿去买彩券。

三、四十年后印证我们三人的经历,或许就如人类图所说每个人的「原厂设定」其实都注定好,三岁定八十,不用勉强自己变成别人才是最好的策略吧,突然感慨。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20

2019.6.20,热,台北,夏至的前一天

晚上的时候去「拨筋」。民俗疗法一向是我的最爱。
大抵在夏至之日来临前清理体内寒气应该是不错。刮痧、拨筋、整骨像是神秘的仪式,身体像是随身碟,你以为储存记忆的只有脑吗?我不认为!皮肤也会储存快乐悲伤和恐惧的,不然为什幺会有伤痕文学?但似乎扯远了。我支持身体在运动或是按摩等过程会释放一些可供写作的素材,疼痛需要聆听。
身体就是今生的修行。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21

2019.6.21,夏至,台北,超频的蓝风暴

今日是某个能量的高点(其实我也没有太明白)日日是好日有点难执行,那是心的问题。大抵今日又是一个被工作佔据身心的一天,但至少接下来是假期。去朋友家的园子照顾花草,朋友种植大量兰花、玫瑰、茶花等需要高度照顾的植物,我认为她用的浇水器相当顶级,高温和闷是植物杀手,所以有「渡夏」一话,其实动物也是。
真心希望身边的动物和植物、家人平顺渡过夏天。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22

2019.6.22,闷,韵律的黄太阳

今日和垂水千惠教授、诗勤、秉晨午餐。
谈及自己作品中「三七步」、「飞蛇」等篇,发问的是垂水老师,主要是篇名,因为是惯用语看不懂,所以我很不好意思的用「亲自示範」的方式解释什幺是「三七步」以及背后的涵意。「飞蛇」的故事涉及宫庙文化和偏方,因为日本没有这样的传统,到最后我们都聊到各自与蛇这种动物生命中的各种相遇。
创作对我来说和经验密不可分,每次回望都有故事。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23

2019.6.23,雨,台北,共振的红龙

我臣服、我放手,我把一切交给大地妈妈来安排,让太阳父亲照亮内省的光,看到黑暗。
就像今天的雨温润的下,漫出水塘、渗进土层,循序渐进,下一次见面又是全新的你、进化的你,新的愿景。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24

2019.6.24,雨,台北,银河的白风

夏天是创作的季节,我通常在这个时节做很多尝试,不同写作文类的实验,或是更多题材的挖掘。
有时候,应该是很多时候,不会有任何产值,这是骗不了人的。需要对自己有耐心和无尽的自我感觉良好,才能撑下去吧!
不然夏天真会很快就离开了,就像运动员有限的创作生命一样。我仍旧着迷身体、运动和写作的神祕关联。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25

2019.6.25,雨,台北,太阳的蓝夜

雨忽大忽小的。新闻很有趣,从来没有想过领奖合照可以那幺多创意。
今天我邀请了两颗石头来参与我的生命,我喜欢半抛光的矿物,自己也收集不少矿物标本。
喜欢的理由从小到大都没有变:我看到时间经过的痕迹。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26

2019.6.25,行星的黄种子

你是美丽的举手,我是忧伤的答有

在各自诠释的时间流,祝福对爱忠诚的白狗

闭上眼,送一道光,给相遇的所有未知图腾

甦醒的蛇吐出欲望的信,射出幻术

于是顽皮的猴,误杀了一头不喷火的龙

打破镜子,裂痕在心脏

当我们谈论启蒙,启蒙伴随暴力或意外而来

不似课本的雷与电 一如引火沿脊椎燃烧 ,发出呲呲呲的声音

让肉身交给花开的力量指引,让骨骼成为鱼群热爱的居所

我怀念你美丽的举手

你已是空座 ,时间顺流时间,从不答有

——《空座》(骚夏老师尚未发表新作品!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27

2019.6.27,雨,板桥,光谱的红蛇

晚间十点收到讯息,板桥车站有民众带鸟上火车被拦,民众弃鸟走去。
于是决定接幼鸟送野鸟协会中途,黄口嗷嗷待哺,但千万不能餵食是救伤鸟类第一步,许多好意变成杀生。
在救伤的案例中,许多幼鸟被食物噎死的。十一点半送到协会,鸟翅和鸟脚均有拉伤,精神良好有食慾但行动力无法达到野放标準。野鸟笼养是残忍的事,你以为的爱,其实不是。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2019.6.28,忠孝东路,水晶的白世界桥

今天去探望一个长辈。她见到我便开始打嗝,并觉得胸口心轮疼痛,她是会用体感连通外界的人士。
如果她的那些不适是我的黑暗能量引起,那也太可怕了,她一直问我怎幺了,最近去了哪里?
我也是不知从何说起,如常的生活自然就会累积负能量吧!不去哪里,自我即是地狱。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29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29

2019.6.29,台北,宇宙的蓝手

六月即将尾声,暑假来临。今天是金曲奖颁奖典礼,《玫瑰少年》得奖实在太好了,蔡依林的致词也很棒。
前天捡到的野鸟在中途之家调养,仍不太会飞,怀疑被私养了一段时间,今天终于可以站在栖木并且自行喝水、吃木瓜。
人类耽误这只鸟几天,差点害牠一辈子。今日重新阅读几位作家散文觉得眼睛发光—江鹅、张亦绚、黄丽群。
倥偬生活又因此有些着力点,右脚摔伤、又肿又痛,需要泡温泉。today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

手写日记|六月|骚夏|6/30

2019.6.30,晴/雨,淡水,磁性的黄星星

今天採访作家隐匿。去了「有河Book」的旧址。「玻璃失依定要有观音山和淡水河。」我站在这里看着许多美好的字句,像是羊皮纸複写的概念,在玻璃、在淡水河波光粼粼。诗人在此投入全身力气,爱着猫、爱着空间,我听她叙述,脑中播放电影。
爱猫与自我与疾病间的共时,像是预言、像是不可抗拒的天意。我知道我今天必须来,来记录这个故事,担任抄写者:一如猫选择饲主而非饲主选猫。
六月的手写日记即将结束,这一个月也要谢谢编辑宣羽的照顾及更新,迎向下半年度了。


延伸阅读:【手写日记|七月】张西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