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后妻子生了一个女儿,她却不是我亲生的。。。一个让爱永传的

2020-06-19    收藏802
点击次数:829

出国后妻子生了一个女儿,她却不是我亲生的。。。一个让爱永传的

 1993年9月,他赴德进修,妻子却在他出国八个多月在一次上夜班的途中遭到了歹徒的强姦……他悲愤交加,做人起码的良知和责任使他不忍抛弃妻子,但他却难以面对妻子生下的一个特殊身世的孩子。

几年间…他困窘、挣扎不已。和妻子文欣认识时我还在山西读研究生,当时我已经三十齣头了,文欣在工厂工作,比我小三岁,她心地善良、性格平和,因为长年照顾生病的父亲,把自己的婚姻大事也耽误了。研究生毕业后我留在了本校教书,工作三个月后,我就和文欣结婚了;因为年龄的关係,我们渴望着能儘快有个孩子.....

可就在结婚半年后。因为我的业务成绩突出,学校派我去德国进修一年,要孩子的事只能推迟了;在国外,每两个星期我就会给文欣写封信,而她给我的信写得更勤,可是在1994年六月以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文欣再没有给我来信。

这时…导师雅克里教授提出让我再延续一年学业还可以把妻子接过来。我感到特别高兴,连忙打电话告诉文欣,文欣接到我的电话似乎非常吃惊!我大声说:「我是汉生啊」。她并不说话,突然哭出了声,压抑不住的抽泣一声声从话筒那边传了过来,我心一沉,预感到有了不好的事发生。

我问:「你怎幺了?快点告诉我」她只是哭;我见问不出什幺,忙告诉她可以来德国的事情。
我说:「我这就给你办出国手续,你快点来吧,到我这里来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谁知她竟断断续续地说:「汉生,你忘了我吧。我不会去德国的,我要和你离婚」
我顿时感到一阵晕眩,脑海里第一个念头就是她有了外遇。我逼着问她是不是又有了什幺人!她长久沉默后说:「就算是吧,是我对不起你」为什幺她告诉我这一切时会那幺悲痛?

妻子的为人我还是了解的,我不相信她会是那种耐不住寂寞的女人。我很快给她又写了封信,希望她能告诉我真相。第三天,我再一次给她打了电话。
谁知她一听是我的声音,立刻就把电话挂了!电话打到她姐姐那里,她的姐姐也只是哭;并且告诉我说文欣离开我的决心已经下定,要我不要再去烦恼她了!

八月以后,我终于放弃了再和她联繫,但心里总是感到失落万分。
九月,我接受了延缓一年的条件,继续留在德国学习、搞科研。
日子一天一天静静地过着,离工作期满还差三个多月时,我终于忍不住了,匆忙结束了德国的工作。
原来的家已空无一人,我向她姐姐家走去,当我敲开门,她姐姐一见到我甚至来不及吃惊,泪水就流了下来。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找我们了呢!」她拉着我的胳膊坐了下来
「是文欣命不好,就算你不要她,我们也不能说什幺……。」流着眼泪,她对我讲起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就在我出国八个多月时,文欣在一次上夜班的途中遭到了三个歹徒的强姦,第二个月后,她竟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对她不只是重击过后的第二重打击!本来遭受污辱已经使她伤心难过得无法自拔,紧接着的怀孕使她更是痛苦绝望,她去医院想打掉孩子,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医院给她的结论是她因为先天性的原因根本不能够做流产。

而且,即使她生过孩子之后,她最好的办法还是避孕,要生…也要等几年之后,还不能完全排除危险,文欣从医院回来的当天就在家割腕自杀,幸运的是那天她的姐姐不知出于什幺样的预感正好来看她,忙叫人送她进了医院。
抢救过来的文欣情绪极不稳定,她不能听见人说我的名字,一说就哭闹着寻死觅活,直到怀孕七个多月后,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似乎认了天命,要做这个孩子的母亲了。

文欣姐姐讲到这里,我早已是泪流满面、心如刀绞,恍恍惚惚中,我才注意到了她家阳台上乱七八糟悬挂的各种各样的尿布,走进文欣的房间,进入我眼中的第一个「东西」就是那个孩子,一个两个多月的女婴,眼睛闭得紧紧的,正睡得香甜。
我盯着她看着,大脑一片混乱,孩子的鼻樑很低,这和我们都不一样,这突现的事实让我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泪水再一次喷薄而出。就在这时,文欣进门了……一见到我,她就定定地站在那里看着我。眼睛里满是辛酸、愧疚、痛苦。

近两年的久别重逢,谁会想到出现的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形,我走上前去,满身疲惫地想拥她入怀,可是她躲开了!她用探求的眼神望着我,我重新拉住她,把她的头贴在我的胸口。
我说:「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你。请求你跟我回去吧!」
我感到了她在抽泣…开始只是小声地哭泣,渐渐她的全身都在抖动不停僵硬的两只胳膊也缓缓地围到了我的腰上。
终于…她的悲痛如同洪水决堤。
她使劲抱住了我,把泪水尽情地洒在了我的胸口,孩子特殊的身世如我心中难以化解的寒冰,但我又不忍看她天真无邪的笑脸,从德国回来后,我分到了一室两厅的住屋。

一个月后,文欣重新跟我回到了学校的新家。
文欣带着孩子的归来让我明显感到了同事们疑惑、複杂的目光,我感到尴尬,尽量避开人多的场合;即使走在路上,我也总是低着个头怕撞见熟人。
孩子在一天天长大着…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文欣所表现出的天然的母爱只能让我感到惭愧,我不喜欢见到这个孩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她的厌恶越来越重,文欣给她起名叫点点,她让她跟了她姓,我能感到她的良苦用心。

转眼孩子已经三岁了。平常,她叫我爸爸,但我答应得并不痛快;她似乎也感到了我是一个不那幺爱她的人,她害怕我,渐渐地我发现她叫我时似乎总是胆怯兮兮的。
能叫文欣做的事绝对不会来找我,我承认,点点一叫我爸爸,我的胃立刻就抽搐起来,类似痉挛难受异常。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