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挠‧雪北的一条龙

2020-06-14    收藏831
点击次数:612

万挠‧雪北的一条龙万挠这段日子以来超“红”。首先有居住在彩虹花园涉及蒙古女郎被谋杀一案的私家侦探峇拉事件,再者,有困扰万挠新村居民多年的高压电缆风波解决了,一案接一案,经常登上报章头条。追溯起来,万挠开埠于130年前,上个世纪是英殖民政府的“金矿”,只因此地盛产锡米,橡胶业也蓬勃;后期虽然锡米被掏空,橡胶业也步入寒冬,但由于万挠是吉隆坡通往北马必经的其中一个重镇,因此广为人知。今日的万挠被形容为甦醒的龙,商业发展、房屋计划以及工业如旭日东升;万挠能否成为雪兰莪北方的蛟龙?且让我们拭目以待。万挠在开埠以前,据说只不过是一个烂芭。但由于得天独厚,地底下盛产锡米,同时橡胶种植也蓬勃发展,因此令万挠成为一个富裕的小城镇。採锡盛况一时无两,尤其是甘津(Kanching)一带,更是蕴藏着据说是挖也挖不完的锡苗和金沙,单单锡矿公司就有7间,矿工就有近千人。除了涉及採矿工作,勤奋的居民也开闢橡胶园,为贫困的生活挣多一份收入。和全马各地一样,万挠走过了日军佔据3年零8个月和英殖民时期,再难挨的日子也得挨过去。时间转眼来到80年代,锡矿业走向末路,取而代之是中小型工业,而这,也掀起了万挠的另一章。万挠三育华小前任校长林英河是道地万挠人,见证了万挠的纷飞起落,现年68岁的他表示,小时候印象中的万挠是简单、朴实的。“那时候在街道旁有许多大树,咖啡档就建在大树下,午休时居民前来喝咖啡谈天,人情味特别浓。”在他小时候的眼中,万挠巴剎是小小的,巴士站是窄窄的,7个字就能形容万挠──小城风光无限好。林英河在1946年进入三育华小就读,学校是大街的2间木板店屋,简陋得很,学生还利用巴剎旁边的一片空地作早操呢。三育华小发展迅速,1951年林英河毕业时,三育华小已经有近400名学生,属于大型华小了。吉隆坡饱和度有利万挠当年万挠居民所居住的地方,都是木板屋和非法屋,没有经过规划,杂乱无章。直到1965年,第一个正式房屋计划在万挠展开,命名为万挠花园的首个花园住宅,曾经是万挠居民切盼的良好家居。林英河有感近10年来万挠像甦醒的龙,当中主要原因很大部份是因为吉隆坡的发展已到了饱和点,而当发展往外移时,千挑万选选上万挠。“万挠距离吉隆坡不过30公里,交通便利,又有高速公路连贯,无论是万挠子民到吉隆坡工作,或是吉隆坡的发展迁移到万挠,只要区区半个小时至40分钟就可以抵达,方便得很。”他甚至打趣着说,万挠现在可说是24小时都在塞车,虽然这的确令万挠子民懊恼得很,但再深层想一想,这不就是发展必经历的一段过程吗?回头一望,不禁又露出满足的微笑。万挠早已告别昔日的乡镇风情,目前正以朝气的脚步迈向更有潜能的商业和中小型工业发展领域,秉承先贤们爱拼才会赢的精神,这次机会对万挠子民而言,绝对不容错过。香火传情141年感应亭香火繫乡情,万挠子民以拥有141年历史的感应亭为傲!感应亭是万挠家喻户晓的其中一间寺庙,感应亭的由来和中国卖猪仔来到万挠的兴化人大有关连;话说当年卖猪仔过来的兴化人,为了连繫同胞的情谊及提供一个聚会的地点,因而创办了感应亭。感应亭理事会主席黄衍国和总务蒲光祖异口同声的表示,虽然感应亭是由兴化人所创办,但却为万挠市民所接受,无论任何籍贯的人,都会到感应亭烧香膜拜。感应亭一年内会举办多次庆祝活动,尤其是正月十四的神诞宝庆,更会举办素食宴,大肆庆祝一番。2015有望变成火凤凰早前有报导指出,雪州政府已经把鹅唛县鑒定为中小型工业中心,而万挠作为鹅唛区的发展重镇,前途无可限量。当地老万挠也认为,万挠处于雪兰莪州的中央地带,无论从万挠开车到哪一个地方,所花费的时间都是1个小时。“无论我们要到瓜拉雪兰莪、雪邦、安邦、乌鲁雪兰莪、加影,或者是巴生、莎亚南等地,所花的车程都是1个小时,非常方便。”对于万挠的未来发展,老万挠都抱着很大的信心,同时也为它的发展潜能而感到骄傲,“以前较少人认识万挠,甚至也有人听过但却没有到过万挠,希望以后大家都认识万挠,就像每个人都认识八打灵再也一样。”老万挠的话:蒲光显(67岁):近10年来万挠对我来说,是发展得过于迅速了些。或许是只为发展而没有规划的关係,我倒觉得万挠有点乱。就好比交通,如今街上天天塞车,车辆也乱来泊一场,车多人多及吵杂,令人受不了。早期的万挠就平静得多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平静的万挠。林德兴(60岁):万挠的人情味很重,最适合老人家居住。虽然万挠的发展迅速,但这里的年轻人还是喜欢往外跑,情愿到外地工作包括吉隆坡、蒲种、八打灵再也等地,我问他们原因,他们都说汽油贵过路费贵,因此,还是在工作和住在同一处比较化得来。无论如何,我相信随着万挠搭上发展列车之后,很多年轻人都会回流,毕竟万挠的消费比较低,能省下的钱就相对的多了。万挠成名两故事现今提起万挠,大家脑海中会说:哦是电缆绕道成功的万挠,当然,也有人说,哦是私家侦控峇拉的家乡哩,他已经回家了吗?好,这就让我们快速阅过这两则事故。1.万挠电缆成功绕道!万挠新村高压电缆事件纷扰多年,村民于3年前开始争取高压电缆绕道,事件从去年3月开始白热化。村民拒绝与土地局洽商赔偿数额,并多次提出绕道计划,而国能曾多次欲施工,惟皆遭到村民的抵抗,甚至曾因此爆发肉身挡神手、肢体冲突、村民被捕等事件。当时的马华万挠州议员拿督邓诗汉多次与争取绕道、反对逼迁的万挠新村工委会,以及国能代表进行会议,但最终仍无法达成协议。经过308大选,雪州政权易主,而士拉央国会议员及万挠州议员分别由公正党梁自坚及颜贝倪中选。在雪州政府和颜贝倪的紧密配合下,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最终决定6月18日将作出是否绕道的定夺。今年7月26日,困扰居民3年的高压电缆风波终于告一段落,大臣卡立宣布,国能公司原则上已同意遵循居民所建议的绕道路线,同时再寻求后备方案,即实施地下电缆的可能性,并保证绝不让居民受到幅射波及。2.私家侦控峇拉全家失蹤!前后针对蒙古女郎案件发表两次宣誓书而引起轰动的私家侦探峇拉苏巴马廉,就住在万挠彩虹花园。自发表第二次宣誓书之后,他和家人的行迹就成了谜,他不知所终,妻子也没有回幼稚园执教,3名孩子也继续旷课。峇拉家中的2只大狗目前交由好心邻居帮助餵食。警方已向国际刑警和东盟警察寻求协助,以搜寻私家侦探峇拉苏巴马廉的行蹤。/副刊‧报导:高宝丽‧2008.10.04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