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阿比查邦的神秘主义世界:从《极乐森林》到《华丽之墓》

2020-05-28    收藏484
点击次数:938

文/陈曦

p7365703a861364301阿比查邦新作《华丽之墓》不仅充满魔幻之情,更引领观众走进一种游走现实与梦境的奇特经验。

阿比查邦·韦拉斯塔古(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是将神秘主义演绎得最精彩的一位导演,被誉为「东方第一魔幻写实名导」,他相信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对神秘主义有自成一体的解读。在他的电影世界中,森林和山洞是与神灵最接近的地方,老虎和猿猴是与神魂通灵的图腾。宗教的轮迴报应,呓语般的梦境和古老民间传说交叉混合,构建出一个神秘莫测的影像世界和思想殿堂。

笃信科学的人乍听之下会觉得荒谬,但了解东南亚文化的人却会觉得神秘而有趣——在东南亚地区,尤其是苏门答腊岛的原始森林附近,有着古老传说:老虎是能与神灵沟通的图腾,猿猴是最接近人类的物种,世界可能存在「红毛矮人」的类人物种。

AW06阿比查邦如今是神秘主义电影代表,其作品的魔幻写实风格已成他的个人标章。(图片来源:Kick the Machine Films )

《极乐森林》:神秘主义初体验

早期初试神秘主义风格时,阿比查邦选择从形式上开始尝试。 2000 年上映的首部长片《正午显影》( ดอกฟ้าในมือมาร  , Mysterious Object at Noon )已显现出神秘主义风格,但仍具有纪录片相对正规的画面;而 2002 年的《极乐森林》( สุดเสน่หา , Blissfully Yours )已然形成较为完整的阿比查邦式神秘主义风格——在原始森林和神秘山洞构建而成的超自然世界中,探讨关于梦、自然和性。

《极乐森林》讲述一名泰国女子和来自缅甸的非法移民之间的爱情,因不被世俗所允许,而逃往边境丛林生活。故事以单线叙事,简单,不矫揉造作,不故弄玄虚,只有美和神秘。

作为阿比查邦第二部电影,《极乐森林》随即摘得当年坎城电影节「一种注目」大奖,其非常规的叙述手法,无疑十分大胆而新颖,开演四十分钟后才不急不徐将片名和相关字幕打出,搭配寂寥的背景音乐,让观众获得出乎意料之外的感动和惊喜。对白极少,大量空镜和静止远镜头,跳脱的叙事思维都让这部讲述患难情侣之间爱情故事的影片,充满原始美感。

电影大师让·米特里曾在着作《电影历史》中说:「取景是一次构图过程,是对现实的一次重构,是利用光影再创造。」阿比查邦喜欢用自然光拍摄,且依然游刃有余,在他的电影中,从来不为「颜值即正义」的大众审美所妥协,也不依赖打光和特效吸引眼球。不论是人物面部特写,还是场景构图设置,阿比查邦仅仅使用自然光的再创造,就为观众铺陈了一帧帧禅意十足的登峰造极画面。

movie-blissfully-yours-s2-mask9《极乐森林》荣获 2002 年坎城影展「一种注目」单元最佳影片,和 2002 年铁撒隆尼基影展最佳影片。

《极乐森林》依靠原始森林隐隐绰绰的光影转换,营造出一个远离世俗的边境世界,透过繁密树林偶尔照射下的阳光像是生命中仅有的希望——讽刺的是,男主阿明患有皮肤疾病,无法接触太阳——加上进入林中后,隐匿的台词和无限放大的蝉鸣鸟叫,让游走在森林中的阿明像某种神秘的灵魂/精灵。

通过影像,观众感受到来自东南亚原始的美和神秘力量。极少台词和旁白,零零落落的背景音乐,甚至没有可以理解的逻辑,却感觉妙不可言,让人莫名笃定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并且相信只有在这样原始神秘的丛林中,才可能实现生命的极乐。

《热带幻梦》:感受神秘主义的魅力

与《极乐森林》相比, 2004 年的《热带幻梦》( สัตว์ประหลาด , Tropical Malady )已形成更完整、成熟的风格。这部影片具备所有阿比查邦神秘主义特点:打破传统的叙事手法,节奏发展缓慢,态度疏离,大量静止长镜头、空镜、全景镜头等,同时也再现阿比查邦式的超自然世界:最接近神灵的山洞和森林,可与神灵沟通的老虎、猿猴与牛。此片也获得第 57 届坎城电影节评审团奖,也是我最爱的阿比查邦电影,甚至超过更知名的《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

《热带幻梦》仍围绕着「性」和「自然」展开,只不过这次讲述同性之爱:在乡村驻扎的士兵和当地男孩相识、相知,最后相恋。但男孩某天突然消失,而士兵则接到指示进入森林巡查,探寻可能具有攻击性的虎灵存在,一场神秘之旅就此展开⋯⋯

从剧情来看,这部影片和《极乐森林》一样割裂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讲述两人的爱情故事,第二部分则是士兵在林中穿梭,躲避虎灵袭击的情节,没有台词,没有背景音乐,甚至除偶尔的手电筒持光外,只剩月光。两个环节乍看并无关联,甚至在观看过程中亦觉得不知所云,但彷彿冥冥之中有一股神秘力量牵引,我们不安于生命的不可知,却无比真实地感知到生命的存在——这是导演通过晦暗月光和侷限压抑的影像构图带给观众的感官冲击。

05497e41d009e13a225420e5db03385b《热带幻梦》或 2004 年坎城影展评审团奖,和 2005 年都灵同志影展最佳影片。

片末,士兵跪倒在老虎——由恋人的灵魂幻化而成的老虎——面前,深情地倾诉:「我会把我的灵魂、我的肉体、我的记忆给你,还有我的每一滴血。唱着我们的歌,快乐之歌。那里⋯⋯你听到了吗?」

禅意立现。

一切都只是想在世俗的工业文化语境中,寻求原始本能的回归。

tropical-malady士兵在进入丛林后,逐渐卸下身上的军服和武器,象徵他失去作为人的认同,挣脱了文明世界的枷锁,回归到本能的精神状态。

那些包括森林在内的符号化元素,瞬间变成一种指引,一切的疑惑突然迎刃而解,那些不合逻辑的片段也有迹可寻:影片开端与尸体合照、影片中段士兵与男孩互相舔舐对方的手,多次出现的一个赤身裸体、纹有图腾的少年,都变成以原始兽性表达好奇心、认同感以及恐惧感的仪式。而幻化成老虎的男孩,和自愿献出自己的士兵,也成了他们愿意放弃作为人的文化认同,回归原始、放逐自然的诉求。

此时阿比查邦的神秘主义,已然从形式上升到人性探索。

《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以神秘主义思考爱和生命

2010 年的《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 ลุงบุญมีระลึกชาติ , Uncle Boonmee Who Can Recall His Past Lives )已经是个里程碑式的影片,无论是对泰国电影,还是对神秘主义类型电影而言。这种里程碑式的影响,不仅是因该片获得第 63 届坎城电影节金棕榈奖,也是因为阿比查邦至此,已成为神秘主义类型电影最具代表的导演。他作品中不可预知的原始丛林,神秘寓意的山洞、梦与现实的交叉,对生死界限的模糊,都一定程度影响其他同风格导演。

《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讲述身患绝症的波米叔叔回到故居,打算了此残生时,竟碰见已故多年的妻子和幻化为猴灵的儿子。在亡妻和家人的陪同下,波米叔叔穿过森林,来到一个神秘山洞,这个彷彿母亲子宫的山洞,似乎是波米叔叔前世的出生之地,在这里,他可以看到前世,回望今生⋯⋯

339ee94b044cc1a49cfa341add8009fd片中一场人/鱼之欢的戏极度魔幻,阿比查邦也以此片奠基了神秘主义电影里程碑。

不同于《极乐森林》和《热带幻梦》,《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没有对原始森林进行大量完整的描述,没有风格迥异的前后分段,但通过日常对话和零散片段,构建出生者与亡魂、鬼灵共存的超自然世界,这是融合宗教、自然、梦境、生死轮迴后的超然态度,剥离自我与他者的对立,构建超越生死的超现实世界。

影片的玄妙之处在于其不合常规性:情节发展的不合常规、人物反应的不合常规、叙述结构的不合常规。但这种不合常规却又有着异样温暖——当已成亡魂和猴灵的家人出现在身边时,波米叔叔本该受惊吓或害怕的反应都没有出现,只是淡淡地问候一句:「你在那边过得好吗?有没有收到我送的礼物?」这种与亡灵的温情对话虽建立在佛教的生死轮迴理论和神秘主义框架之上,却让意境更加深远。

movie_012052_028823已故多年的亡妻突然现身餐桌旁,但众人皆无惊吓感的不合常规性。

影片末段,耐不住寂寞的和尚偷溜进波米叔叔的小姨的房间,洗澡、换衣服、调侃和看电视,银幕却突然出现小姨和和尚的分身,两名分身一起走出房间吃宵夜。结局如此弔诡,却让故事更加丰满,结合泰国现状,让影片提升到对传统礼规约束的疑问和反思,也是对现代社会下,身份认同和慾望束缚之间断裂和接续的预示。

《华丽之墓》:政治诉求,是自由发声的权利

阿比查邦甫上映的新作《华丽之墓》( Cemetery of Splendour ),同样以神秘主义风格探索梦和生命的体悟,讲述长短脚志工阿珍,在照顾患有嗜睡症的士兵时,所发生的一系列神秘事件,而传说,这些事件与医院的地下陵墓有关。

《华丽之墓》在美国一上映就大获好评,接连获得美国线上影评人协会最佳外语片奖和「亚太电影奖」( APSA )最佳影片奖。然而,由于该片隐喻泰国当下的混乱与独裁政治现状,暗讽对泰国政府的不满,使阿比查邦决定不将此片在泰国上映,并表示《华丽之墓》会是他在泰国拍摄的最后一部电影,此后他将离开泰国拍片。

剥离对宗教和人文情怀的执着,政治诉求在阿比查邦的电影中,一直都有体现,且始终如一。

photos_15397_1457321833《华丽之墓》暗指对泰国独裁政权的不满,此片也将成为阿比查邦最后一部在泰国拍摄的作品。

《极乐森林》开头四十分钟的现代生活压抑而沉郁,不自由也无话语权,直到他们驱车逃向泰缅边境的原始森林时,才彷彿获得重生般一起舞蹈、野餐和做爱,一起达到人生极乐状态,只有在尖锐对立的政治面貌被模糊消解后,爱情才显现出原本的模样,而人的天性也因此得到释放。

《热带幻梦》中,士兵全副武装进入森林,随着通讯被切断和虎灵的步步紧逼,逐渐褪下武器和防备,直至最后献出所有身心。作为士兵,他曾因自己身穿军服而自豪,最终却一步步放下这个符号性的身份,寓意着对完全的自我和自由精神状态的追求。

《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以更直接的方式表达阿比查邦的政治诉求:波米叔叔在回到故乡后自我反思:因为作孽太多,所以他现在遭受的一切都是因果报应——这是对战争的反思和悔悟。弥留之际时,一张张军人图片交叉出现,彷若前世记忆——这是对动荡泰国政治局势的隐喻。

p7433022a12158194阿比查邦(最右)每部作品都以小人物为主角,用魔幻诡谲之方式对社会进行批判。(图片来源:海鹏影业)

政治诉求是对现状的反思,也是个人发声的权利,政治并不能成为绑架电影的理由,电影也不能生存于政治恐惧之下,就像阿比查邦所言:「不能说真话,还算是艺术家吗?」

艺术没有妥协,电影亦如是。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